安阳学院-凯发官网入口

梦,是一种思想!
发布日期:2021-04-16  浏览量:

梦,是一种思想!

梦是大脑的产物,是一种特殊的思维方式。梦是睡眠时局部大脑皮质还没有完全停止活动而引起的脑中的表象活动。相信每个人都做过梦,而我们又对梦了解多少呢?下面我们就一起来学习学习吧!弗洛伊德在晚期的一篇文章里提到了一个看似简单却相当重要的观点。他说:“梦只是一种“思想”,和一般的思想没有什么大的差别。尽管使用“语言”不同,但两者实则无异,梦只是做梦者对自己生活的某种反思,映射。所以说它和“思想”没什么差别。弗洛伊德认为,梦类似一种症状,是一种退行性的思考。有时候,我们会遇到一些完全无法理解、无法分析的梦。当然,这属于比较特殊的梦。弗洛伊德认为这些难以解析的梦近似于做梦者的“意识性的思考”,是做梦者的一种“思想流”或是一种“反思”。通常情况下,做完这类梦之后,做梦者的现实生活就会发生某些事情,而我们的工作就是去探究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梦的种类

 梦境的内容必然会随着做梦者的现实生活一起发展。作为治疗师,我们应该去看看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所以弗洛伊德将梦分成两种:“自上而下”的梦和“自下而上”的梦。“自上而下”的梦,它的主题更贴近与做梦者的现实,梦中蕴含着大量的现实元素,较少受到各种象征物的遮掩,更多的使用“比喻”的方式。“自下而上”的梦是真正源于无意识的梦,会使用大量的“象征”。从这个角度看,我们会发现荣格和弗洛伊德的观点相似。荣格认为,梦并不是一种隐形的语言,也没有“显性内容”和“隐性内容”的区别。由于梦境带有丰富的生活元素,有时候我们直接从梦的表面意义上去理解它就够了。当然了,有时候梦也会充斥着大量的原型意向。此时的梦和日常生活就相距较远了,需要更深层的解读。

 释梦的“解释”和“重建”

 治疗师需要对应做梦者带入梦中的态度和素材,然后再考虑释梦时使用“解释”还是“重建”。事实上,解释与重建皆由荣格提出的,为了理解病人的现实生活和过去真实故事的一种方法。当解释已经足够,治疗师就可以跨越诠释单一事件,进而对整个生命过程给予重建。也就是说,不仅局限于一个主题而是对做梦者整个人生故事给予更全面的解释。例如,这时候,我们不再说“性格中的某些特质是源于你父亲是怎样的人”,而是把说法换成“我想你的故事是这样的:你的父亲是怎样怎样的人,因此你采取了怎样怎样的行为,接下来,这样那样的事情就发生了”。所以你的行为来源于此。既然你的行为有原因,当需要的时候,你想改变就能发生改变”。“重建时刻”必然是治疗中最重要的时刻之一,它也是一个重要的治疗时机。当然,治疗师既然明了它的重要性,就要谨慎判断重建的时机,语言出口之前就要明晰自己想要表达的内容,从而合理的使用治疗的重要时刻。

 释梦的步骤

 弗洛伊德把梦的解释步骤分为三步。

 第一 依据梦本身来解释,甚至不用做自由联想。治疗师可以仅仅根据自己掌握的集体无意识的知识直接来解梦。

 第二 如果需要,根据自由联想来释梦。因为如果梦涉及到做梦者的个人生活,具有很多个性化的含义,也和做梦者近期的生活紧密相连,此时梦的解释就需要自由联想的帮助了。这两个步骤之间没有先后顺序,可以交替使用。

 第三 同化。同化是指重建来访者的生活故事或者梦的合成。简单来说就是你要拿这个梦怎么办。

 解释的过程中,往往会遇到做梦者的阻抗。梦解释的越深,阻抗就越强。最典型的阻抗来自于做梦者无法给出任何的自由联想。如果一位来访者和咨询师一起工作很久了却始终无法产生自由联想,这可能说明来访者的自我太薄弱,恐惧任何和无意识的接触。另一种阻抗是做梦者会带来丰富的自由联想,最后却得不到什么结果。无论上述哪一张情况治疗师都需要进行干预。发生在同一个晚上的梦一般来说属于同一个梦。但也有例外。如果一个晚上的各个梦境意义悬殊,无法被归结出一个单一故事或者单一意义时,治疗师需要知道自己在触及一个巨大的冲突。当然,治疗师只能给出一个方向上的解释。但是,该在几个意义中选择对谁做出解释呢?然而,与其解释,不如让做梦者理解到、意识到矛盾的激烈性。因为,如果对造梦机制工作,一方面可以让做梦者意识到自己最常见的防御机制,另一方面也可让做梦者看到是什么深层原因让他宁愿停留在矛盾中也不愿解决冲突。有时候矛盾不仅仅是心理内部矛盾而是来自于现实生活。

点击数:
网站地图